翁啟惠聲明稿:心受屈只有坦蕩

2006年回來台灣擔任中研院長那一刻,我放棄美國優厚的研究環境及國際上一切尊榮,回到我的故鄉台灣,單純一個想法,台灣需要我。

負笈美國近三十年,獲得國際學術研究單位無數獎項,在美國人的土地上作育英才,多希望坐在課堂上聽我講課的,是台灣學子殷切的面孔。

當李遠哲前院長聲聲呼喚我回到自己的家鄉時,我內心天人交戰,國外提供給我的研究環境和條件相當優渥,國際上對我的學術研究一再給予獎項表示肯定。

我是一名科學家,在最舒適的環境中完成我的研究工作,國際上對科學人士的重視不僅是表面榮耀,還有更多實質面的挹助和獎勵。

答應了中研院的託付,就表示我將跟所有的優渥環境道別。 這是很大的決定,整個家必須跨洋搬遷,所有海外的專職必須結束。 我退回了上千萬美元的研究講座經費,回到這塊育孕我成長的地方。

人家說落葉要歸根,我不是落葉,是在我最絢爛亮麗的時候,我聽到了故鄉的呼喚聲,因為台灣有需要,所以我回來了。

在我最光輝燦爛的黃金時刻,我接下這個台灣最高學術研究機關 – 中研院,肩負著國家最重要的未來發展使命。 台灣的未來該往哪裡去?

看見了台灣多數產業是國際大廠代工業的宿命,創新研發的路受限,台灣學子出國就業在生技方面成就非凡,表示我們有足夠人才,惟獨缺的是環境。 如果政府願意提供環境,人才就無需外流,國外累積的人才也會回流。

2007年立院全力支持我的理念,快速通過「生技條例13條」,希望把人才留在台灣,台灣生技業從此刻開始新的里程碑,加上「科技基本法」的修正,我們找到新的出路了。

我將自己一生心血醣分子研究帶回台灣貢獻給中研院,這是「生於斯、長於斯」的人對這塊土地的心意。

美國最近開始的「癌症登月計劃」,我協助台灣搭上登月計劃列車,是八大國家之一。 此份殊榮讓台灣正在見證歷史。

研究是我每天在做的工作,無聲的革命,卻是許多你我親友的等待。 在漫長的等待、犧牲和挫折中,抗癌解癌之路,科學家的沉默付出,或許你不會知道。

如果一個人願意放棄所有,回來只想為台灣找到新的出路,怎會汲汲營營在利益上面打轉?跟利益攸關的事物,國外提供的環境優越太多,台灣不會是我的選擇。

如果不是對自己的故鄉黏膩情感,怎會願意放棄美國既有的成就,回來捲起衣褲,從一磚一瓦蓋起研究大樓開始?

去年,本是機會最多的一年,卻也是厄運降臨的一年,近三十年的隔閡,臺灣的人與事有許多待學習適應的地方,但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漩渦,讓我身陷其中不能脫身?

當許多國際友人的關心變成負擔時,我寧願選擇在家接待國際友人,國際上的邀請及各項殊榮我一一回絕。 我的清譽勝過一切,我一生不做違法的事,此刻的我,還在為自己的清譽奮戰。

只是,這個戰場竟然有說不完的故事,你有在聽嗎?

我是翁啟惠,不擅多言的科學家,沉默不會帶給我公義,我正在開始學習慢慢說給大家聽。

心受屈只有坦蕩,我的初衷依舊美麗。

One Reply to “翁啟惠聲明稿:心受屈只有坦蕩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