翁啟惠聲明稿:心受屈只有坦蕩

2006年回來台灣擔任中研院長那一刻,我放棄美國優厚的研究環境及國際上一切尊榮,回到我的故鄉台灣,單純一個想法,台灣需要我。

負笈美國近三十年,獲得國際學術研究單位無數獎項,在美國人的土地上作育英才,多希望坐在課堂上聽我講課的,是台灣學子殷切的面孔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翁啟惠聲明稿:心受屈只有坦蕩”